健康新闻心理医生助力新冠治疗 当我在进行生与死的搏斗之时,我

健康新闻 2021-04-28146未知admin

  原标题:心理医生助力新冠治疗 当我在进行生与死的搏斗之时,我也在恐惧的深渊浮沉……

  

  新冠下,新闻里的每一个数字,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,在我们的隔离病里,每一名患者都有自己的故事。死亡可能对于很多人而言,从来没有这么近过。恐惧、健康新闻焦虑难以避免。负面的情绪不仅影响患者们的状态,更影响他们继续与病毒的动力。患者因而径自断开生命支持系统,这样的悲剧我们谁都不希望看到!

  在这场战役中,心理医生始终站在每一名患者的身后,适时伸出援手,将患者拽出恐惧的深渊,助力他们更有力量地去和新冠病毒战斗!

  张先生的故事:家里三人感染,住院23天病毒迟迟不转阴,恐惧排山倒海般袭来 我给妻子打电话立遗嘱:把家里能卖的全卖了!

  “我的生日,今天1岁。”

  昨天上午9点,临出院前,36岁的张先生用一张出院医疗证明单配图,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。之后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情绪激动,多次哽咽,反复浙大一院的医护人员,给了他第二次生命。

  张先生,1月24日在浙大一院庆春院区确诊新冠,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悉心护理下,30天后,他治愈出院。住院的30天,这个七尺男儿有过恐惧和,甚至给妻子打电话立了口头遗嘱,幸运的是,健康新闻一切都挺过来了,生命阳光再次播撒在他身上。

  

  张先生

  昨天,他跟记者讲述了这30天发生的点点滴滴——

  病毒迟迟不转阴

  恐惧排山倒海般袭来

  我给妻子打电话立了遗嘱

  确诊后的两天,我心情一直很低迷,特别是听到6岁儿子也确诊了的消息,对我来说打击太大。

  我做了最坏的打算,给老婆打电话,立了遗嘱:如果我不行了,把家里能卖掉的东西都卖掉,离开杭州,离开这个伤心地。

  1月26日,医生通知,我们要整体转运到之江院区集中治疗。进了病,看着整洁干净的间,朝南,天气好的时候阳光会照进来,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但恐惧还是支配着我。那时,我第一时间接触到了心理医生。

  在病里,除了治疗,我也会刷手机看看新闻,看到那边死亡病例在增加,内心更加忐忑。

  住院30天后我出院了

  30天的七星级服务 谢谢你们

  我很感谢浙大一院派进病里的心理医生,早上一批,下午一批,陪我们聊天,让我们做题,转移我们的注意力。

  最长的一次,我和心理医生聊了半个多小时,医生听我吐了半小时苦水,不容易。但我说出来之后,心里舒服了很多。

  这期间,我的治疗都蛮顺利,但病毒迟迟不转阴,心态崩了。那天是我住院第23天,两肺又有些挤压的感觉,并且有些咳嗽,我想完蛋了,病情可能要加重了。那天我特别沮丧,觉得自己好不起来了。我给心理医生发了条微信,我这样死掉太不甘心了,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。

  心理医生给我回了一条,别多想,没事的时候多睡睡,多喝开水。

  我线日一早,睁开眼,好消息来了。医生跟我说,我的痰液检测转阴了。我还以为出现了,确认了好几次。

  那一刻,好像掉在井底的人突然被捞了上来,压力、恐惧瞬间烟消云散。我确定,我能活着出去了,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。

  第二天,又是阴性,心里更痛快了,但大便还是阳性。到2月21日,大便也转阴了。医生跟我说,你可能要出院了。

  真好,能活着出去了。

  幸运的是,我的同事们都没被感染。我的丈母娘2月8日就出院了,儿子核酸检测已转阴,也在好转中,妻子至今检测都是阴性,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指日可待了。

  出院后,我继续在隔离点集中观察14天。去隔离点的间时,我特意选择走楼梯,噌噌噌一口气跑了三层,不气喘,胸口也不闷了。我真的好起来了。

  最想感谢的是浙大一院的医护人员,虽然我至今都不知道谁是谁,但他们为患者付出的心血和服务,评个七星级都不为过。

  沈先生的故事:杭州首例新冠患者-和同事去出差被感染,住院时靠看《猫和老鼠》放松心情,最担心同事和老婆被自己传染。

  32岁的沈先生(化名)是杭州市第一例确诊的新冠患者。经过浙大一院24天的精心救治,昨天下午,沈先生终于痊愈出院。

  

  “出院后,我还不能马上回家,要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,确保没有传染性后才能回去。”沈先生说,希望能尽早和家人团聚,也希望尽快结束,雨过天晴,自己和所有人都能回归正常的工作和生活。

  昨天下午,快报记者连线采访了沈先生,他详细讲述了自己从患病到治愈的过程——

  

  不幸之中的幸运

  同事和老婆都没有被感染

  刚得知检测结果时,说不上非常恐慌、害怕,但心理还是难免会担心。其实对我来说,既然被确诊了,自己也已经及时在医院治疗了,接下来的事就交给医生了。自己最担心的,还是身边的亲人和同事。

  我确诊是阳性,不知道一起去的同事回来后怎么样了?还有我的老婆,以及这两天接触过的人,不知道会不会感染?

  我马上把自己的检测结果,打电话告诉老婆和单位的同事,提醒他们如果身体出现发烧、乏力等症状,要第一时间到医院做检测。

  非常幸运的是,和我一起去的几个同事,没有出现任何不适,后续观察也没有发现被感染!

  我和几个同事在期间,都是在一起办公的,唯一的区别就是,回杭州的时候,他们选择飞机回来,而我是一个人坐火车回来。这也说明了,我被感染的地方,可能就是火车站。

  回杭州后,我除了在家,还去过一趟单位。作为密切接触者,老婆和单位里的几个同事也都进行了隔离观察。非常幸运,他们也都没有被感染!

  

  住院后的第七、八天

  症状加重 出现呼吸困难

  我住进负压病后,前两天主要症状就是发烧、乏力。医院的医护人员为我采取了对症治疗,主要以抗病毒药物治疗和高通量的吸氧治疗为主。

  刚开始还不是特别难受,我在里面还能看看手机上的新闻,和家人朋友们微信上聊几句。到了1月20日以后,有关新冠的消息越来越多,那边严重,在慢慢扩散,浙江和省市也都陆续出现了一些病例。

  1月26日,医院安排,我们转到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区。随着病情的发展,我的症状也在逐渐加重。前两三天还只是发热和乏力的症状,可到了第七天、第八天的时候,我的呼吸功能已经明显下降了,感觉到呼吸困难,连气都喘不过来。

  在医护人员们精心救治下,我度过了最困难的几天。呼吸功能开始慢慢好转。

  感谢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

  还给我们配备了心理医生

  接下来的日子,我积极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,病情也逐渐稳定,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但恢复需要一个过程。在病里,大部分时候,我以平躺休息、静养为主。偶尔也会看看手机,关注新闻报道,或者看一些视频和电影。

  住院的这段时间,我比较喜欢看一些轻松的视频和电影,我最近经常看的剧是《猫和老鼠》,每集时间不会太长,看起来不会太累,也比较轻松搞笑。这样可以减压,让自己放松心态,对康复也有好处。健康新闻

  这里感染新冠的病人,心理上普遍会有一些焦虑不安的情绪。因为感染的是一种新型病毒,大家对这个病毒都不太了解,医学专家要认识它,研究它,也需要一个过程。而且,目前对于新冠病人的救治,还没有特效药,这也加重了我们的焦虑和不安。

  因此,我们中的一些理上的恐惧会比较明显,很多时候,医护人员对我们的心理疏导非常重要。浙大一院这一点做得非常好,他们给我们准备了专门的心理医生,缓解焦虑,坚定我们对战胜病魔的信心。我们还有专门的微信群,大家互相鼓励,彼此树立信心。

  在医院里治疗的这些日子,最难忘的还是医护人员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,当我们抽血的时候,因为我到后面抽血有点困难,但医护人员始终安慰我,包括抽血的动作也非常细心,让我逐渐消除了恐惧感。

  今天(12日)出院,我的心情有点复杂,感谢浙大一院医护人员们的精心救治,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们的长相,但是你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白衣!

  同时,我也非常庆幸,虽然患病是不幸的事情,但好在身边的亲人、同事都没有被感染,他们都好好的!这对我来说,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情!

  浙大一院卫生中心自开始就已启动危机干预应急预案,及时组建了以许毅教授为心理救援工作组督导,胡少华为组长,黄满丽,胡健波,黄金文为副组长,全科室医护医技为的心理援助小组,时刻待命。在院领导下,与我院发热门诊、负压病保持紧密联系,给一线医务人员、感染病人及疑似病人等提供及时的心理干预。

  针对本次危机事件,总体的应急方案更强调基于评估的心理干预,针对重点易感人群做好评估,抑郁,焦虑,失眠,应激反应等常见心理状态,做到动态掌握。同时采用分层个性化心理干预模式,隔离轻度、重度患者,医护女性男性、一线和二线均开展不同的模式。同时总体采用整合心理干预模式,支持,放松,正念认知,人际等心理治疗整合使用。由于新冠的传染性,为了惠及更多有需要的人,特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干预体系。

  浙大一院卫生中心时刻待命,为一线的“战友”、有需要的患者们提供最专业的帮助!目前我中心已有两名医生轮替进入隔离病工作,有一名驰援。

  

  (副主任医师魏宁,于隔离病工作2周)

  

  (陆邵佳博士,目前接替魏宁医师进入隔离病)

  

  (张瑞丽,驰援,目前于一线工作)

  

  (本文来自浙医在线,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侵删)

  

原文标题:健康新闻心理医生助力新冠治疗 当我在进行生与死的搏斗之时,我 网址:http://www.zhuangkan.net/jiankangxinwen/2021/0428/128696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窗明几净新闻网 www.zhuangkan.net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